番茄炒蛋

夏夜

*朋友參加的企劃背景設定


青年在公寓閒晃著。和往常相比,今日的公寓顯得格外空曠冷清。


因為大多數住戶都陪同主人前往海灘渡假,留在公寓的只有平時和他人不常來往的和不能在烈日下久待的血族。


無聊的晃過一圈,青年還是選擇回到房間。


小蝙蝠拍動翅膀擠到主人身邊,看著青年拉過陳舊的小抱枕把臉埋了進去。


早知道就跟去了。


早知道就自己去了。


早知道就不等那個討厭鬼了。


嗅著熟悉的氣味,青年沒來由的感到氣憤。


「臭菲爾、出什麼任務啦……」


「下次罵人麻煩關窗。」


聽見聲音的青年猛的抬起頭,海藍對上一片夜色,羽族單手抓著蹲在窗框上,暖金的羽翼隱約在簾幕後頭。


「醜八怪。」


討人厭的稱呼。


即便背對月光而昏暗,青年也可以想像那張生的清俊的臉上是何種表情。但隱隱的,他似乎看見對方勾了勾嘴角。


夏夜無風,甚至偶爾還帶著悶熱。


青年不情願的讓羽族抱起,纖細的手纏住對方的頸項,任羽族抱著他飛離住所。


羽族飛行的速度很快,強勁的風吹起瀏海,但卻不讓青年感到難受,羽族套到他身上寶石有效的發揮作用。青年眨眨護鏡後的眸子,轉過頭朝下方看去。


在公寓一旁生長的高大樹林變得矮小,濃密的枝葉化作黑夜的深影,隱藏著裡頭的住民。沒多久他便看見森林一頭的湖泊,月下的湖面閃爍漫漫銀白,也能看到夜晚破水戲耍的淡水人魚。曼妙的軀體迎著月光夜色勾勒成色彩對照的強烈畫面,仿佛隔著老遠都能聽見那動人的笑語。


只可惜沒能停下好好欣賞。


看看下方,青年十分確定這並非公寓住民前去的方向,海藍看向羽族,飛行中的魔沒有同往常一般搭理他,只是快速的給了一瞥便繼續自己的飛行。


他們飛越森林,沙灘與大海映入眼簾,但羽族卻沒有減速下降,而是抱著青年直直的朝海飛去。


要不是確信對方不會害自己,青年保證自己一定朝他眼睛戳下去。


海域上空的溫度較低,溼潤的霧氣打在臉上帶來寒意,青年支手鬆開拉拉外衣,動作被羽族發現,換來對方收緊的雙臂。


青年把臉埋進羽族的頸窩,貼近雙方的距離。


「到了。」


海霧後方的景色在青年視界展開。


銀白的島嶼有著貌似魚尾一般的外型,浪潮如同人魚用尾部慵懶拍打水面規律的打出浪花。


羽族沒有滑行,而是輕巧的降落到地面,這時青年才發現蔭蔽在林後的房屋。羽族拉著他的手,熟門的來到屋內,看著眼熟的擺設與規格,青年內心也有些底。


簡單整理好環境的羽族拿出早些時候放在屋內的行李,從中拿了些許需要的物品便拉著青年走入海灣。


冰涼的海水激的青年一陣輕顫,其實並不想讓衣服被海水用濕,但他卻沒有掙脫羽族的手,跟著對方往深海走。在水漫過腰際時,羽族回身給了他一顆小巧的藍色圓珠。照著對方的指示,青年把珠子含進嘴裡,便跟著羽族潛入海中。


嘗試的睜開眼,青年怔怔的看著眼前的景色。


月光被水波曲折散射,灑落在蔓延至深處的珊瑚礁上,散發光芒的魚群在分枝中游移著,仿佛是盛開的花。


羽族拉著他往下,進到珊瑚礁裡。


不怕生的魚群稍稍避開後再次游回,環繞著青年,攤開手讓魚兒在上方游動,海藍的眸子溢著笑意,回頭朝羽族看去。


羽族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。然後在青年轉過頭時捧住了對方的臉,欺身上前。




「所以這裡是哪裡?」


「以前跟丹尼爾住的地方。」


「有名字嗎?」


「Θελξιεπεια」


「聽不懂……我冷。」


「嗯。過來。」


END


曬卡會破壞友情

曬卡會破壞友情,然後這次真的是我的錯。
但是這樣就好了嗎?
我覺得我們之間大概會一直吵下去。
冷戰式的吵架。

看到朋友在喊:五星快來哦,家裡已經兩個月沒有新的五星孩子了,快來哦!
……難道快六個月沒五星的我是異類嗎?為什麼感覺大家抽五星都是路邊買個飲料般簡單(笑哭

明天考身評

我室友被課本上露齒笑的男人煞到了www
臉整個超紅。
然後她把課本蓋上對說
「我的生理期還兼任發情期啊啊啊啊啊啊」

QAQ

明天早上技術考,然後老師下午放了新的公告,原本要考的不考了,不考的要考了。
現在我只希望自己能走得進去走得出來。